期货老总西进打拼 

 

对岸积极向台挖角,从高科技业到金融服务业,再加上惠台31条中,在台湾已获取相应资格的从业人员,在中国申请证券、股指期货、基金从业资格时,只需通过中国法律法规考试,无需参加专业知识考试,各界忧心台湾证券期货专业人才将容易流失到中国发展。在台湾证券期货市场打拼19年的洪守杰,目前跻身中国前10大期货商–光大期货高管兼期权部总经理,他认为,台湾证券和期货市场并非不好,只是和中国比起来,就像是棒球中「小联盟」和「大联盟」的差距。

洪守杰2014年就到光大期货发展,对于当初为何要赴中国发展?他说,「机会来了就要把握住,台湾期货发展没有不好,客观来讲是小了一点,就像棒球中的小联盟,中国就像是大联盟,中国市场因缘际会来找我,再经过一段思索之后决定闯看看。」

他在台湾的职场上待了19年,从公司基层做起,目前台湾期货市场还活得不错,但中国又更不错,无论从成交量、国际化的角度来看,因此从2014年把握这个机会后,尤其是当自己40几岁,就想往上试试自己能力的底线。起心动念上,洪守杰坦言,自己尤其是台湾40几岁的这一代人,对于台湾的有些方面内心其实蛮难受的,尤其是在政治人物上喜欢谁?不喜欢谁?过去喜欢的现在不一定喜欢,在政治定位上有点混乱,再加上当年台湾有发生像塑化剂等食安事件,原本很信任的品牌却做这种事,因此不再让人心安,也替离开台湾到中国发展开启异动的想法。

当年洪守杰在元大期货及台湾期货市场毕竟打拼一段时间,当然不是不做取舍就随便答应,当然要选择好的期货商加盟,2014年中国并没有选择权这个商品,是很好的发展机遇,更早之前的2010年开放股指期货,当时台湾早就有些前辈前进至中国发展,2014年那时中国对期权即将开放,中国没有交易过这种商品更没有实务经验,加上自己是期货老师,具有资格专业教学,中国市场尤其要有实务有经验的,这样才能长久,而不是像一夜情,被用完即丢。他强调:「职场上要创造被利用的价值,创造不出来就全身不舒服。」

不过,洪守杰说,来中国发展也不是轻松的事。当时没有想要在台湾职场上留下来,是相较上海市场台湾是小联盟,在台湾从夜盘营业员做起到现在面临的挑战,他想起2010年在念台大EMBA充实自己,一直思考创造被利用价值没有停止过,有可能别人比我更懒惰,但借着期权市场让自己去重新吃点苦,对未来职场很有帮助。

中国有这么多的期货公司为何选择光大?洪守杰透露,很久之前元大与光大有合作关系,彼此之间也会相互观察,光大的董事长和总经理会看来自台湾的一级主管的言谈举止,折射出脑袋和口条等能力,他举例,光大有1年会辩论比赛他也去参加,题目是「经纪业务走向死胡同,要转向创新业务还是死守经纪业务?」,结果得第一名。

外界好奇西进薪水到底会比台湾增加多少倍?他低调的表示,薪水增加多少倍很难衡量,至少有满意的成长,重点是未来有没成长空间、能否发挥所长才是重点,是要领得很理直气壮或者很心虚?为何选择中国期货公司而不是去创业?他表示,台湾期货商都有做中国梦,但台湾期货商面临法令限制及人才问题,谈进军中国市场就没太大意义,除非台湾期货商找到自身竞争优势,否则台湾期货进去中国期货市场就很困难。

此外,常有人质疑台湾人才到中国发展被对方学完后即丢的情况,洪守杰分析,两岸在智慧财产权上是有差距的,台湾过去一直有做投资教育和重视智慧财权,但在中国,常常在会议之后就有人直接拿走会议简报,在台湾常见的收费培训,在中国相对比较少,尤其是期货市场,投资者接受付费培训相当较少。还有台湾人说普通话因为有台湾腔较有特色,有加分效果和容易吸引人。中国期货从业人员受法规限制不能做期货及期权的交易,台湾有实务经验有一定程度加分,针对专业才是最好的解决的方案。

两岸福利比较上,在台湾的大期货商福利都不错,但相形之下给的比较谨慎,老板永远在想今年给了那明年呢?观察两岸老板,如果同样赚100元,台湾老板可能分给员工20元,但中国可能分给员工30元、40元以上,中国老板比较大方,因为不大方就竞争不了,员工就被挖角了,而员工一旦被挖角薪资就不仅是增加10~20%,而是更高,甚至1倍。

洪守杰指出,整个市场环境,中国拨给员工福利比较高,过去在台湾做到副总,没有感到有特别的福利,但在中国,他举实例说,公司派去美国芝加哥学期权23天,费用11万人民币都不需自费,薪水照领。

在两岸营运面的比较方面,台湾期货商都收得到手续费,营业获利很多来源也很努力,战斗力很高,台湾期货商能力不比中国低,但双方还是不能比,因为在台湾成功模式还是不能复制到中国,台湾期货商可能要透过迂回方式分得中国市场的一杯羹,只是要小心免得被对方吃掉,如何把自己的根基打下,他观察台湾老板都「英明神武」居多,不用担心被吃掉。

对于中国期权市场的发展上,洪守杰预期中国期权的交易量,目前看起来还不是很大,但未来多两个0都不是难事,和台湾有重大差异。在中国,期货定位为为实体经济做服务、做避险,在台湾常被认为是投机,实际交易以股指和期权居多,在台湾缺乏本土商品期货,在台湾,一个客人要开户很容易,台湾期货商做得非常棒还会教客户怎么投资,中国在股指和期权上,比较婆婆妈妈似的谨慎,要考试、要有钱、有知识、有经验、和无不良纪录。

在台湾如果客户想要交易,所有期货商和客户都希望证金愈低愈好,但中国市场杠杆比例较低,约为1比7,以台湾期货0206事件,就是有关于保证金制度及风控作业问题,以前我们会笑中国好落后没有SPAN制度,保证金收很高,但缺点不见得是缺点,优点不见得是优点,有时折衷一点比较好,例如新加坡的A50期货和上海期的上证50期货保证金比例就不同。前者杠杆可能15倍,后者可能7倍,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,没有出去就没有比较。

谈到中国企业和台湾企业任用员工规定上,洪守杰表示,中国员工和每位员工都要签约,大家都以为台湾很民主而中国很专制,但事实上不然,台湾企业如果要员工走,就随时走,中国股指期货商正常在合约到期前很少让人走,第一次签3年,3年到期再续约5年,他目前有8年合同,不会担心上面给你一个奇怪目标让你做不下去,职场上比较有保障,且日后这合同可能会没有期限。

很多台湾人要赴中国发展前,常会有人给意见,洪守杰说这有二大迷思,其一是「有人讲中国税很高,收入没有想像高」、其二是「学会技能之后再把你踢走」,事实上,中国的税没有传说中的高,在上海的台湾人租房的租金税金可以减免、有小孩的学费也能认列费用,还有隐形福利,例如捐血1次休3天再给2400人民币,也有住房公积金,自己和公司先各存一半,租房或买房都可以拿出来用。

而学光技能就把你踢走这件事?洪守杰坦诚在2014年时没有想到这么多,但现在自己又有学到新的东西,自己研发新的东西出来,要持续创造被利用的价值,加上自己是台湾人身份,不要低估自己能力,虽要有危机感,但是要走正道,不要想抄捷径,成功别无他法唯有「勤」这个字。

到中国发展最不能适应的地方?洪守杰开玩笑说自己在台湾职场能做到副总,在中国应付游刃有余,但他强调,在中国还是要看绩效表现,把自己的专业拿出来就OK了,台湾人毕竟是外来的,文化背景及思维模式也跟其他人不同,但相对来说,也不会对其他人有竞争的威胁性,只要专心做好贡献即可,但是「在台湾,老板有时心血来潮,哈哈,有些要求会让人吓一大跳。」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